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乔氏毕竟要进军京城,她自然也是打听了京城一些豪门世家,能上台面的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方家。

    左海文眸底滑过一丝不悦,但是他忍住了,回道:“你可知道,摆出来让你知道的顶级豪门,也都是愿意让你们知道的,这些家族大多只是幌子,真正的顶家世家都隐藏的很深的,这方家就是其中之一,若是惹了他,乔氏就别想进军京城了。”

    乔盼儿终于知道惶恐了,满脸不安:“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这个方知寒的来历,居然如此不简单。

    难怪他那天对着杜勋年是想打就打。

    这样的优秀的男人,怎么可能看的上于甘甘,就算和于甘甘在一起,肯定也只是玩玩他而已,绝对不可能娶她的!!

    她声音放轻,“海文,对不起,是我考虑不周,我以为那个男人早已经把于甘甘甩了,谁知道她那么有手段,不过没有关系经,于甘甘不成问题的,会有人对付她,至于那么方知寒……”

    那样优秀的男人,应该属于她才是@

    左海文咦了一声,好奇地看着她:“谁要对付于甘甘?”

    “一个被她和她师父挡了财路的人!!”乔盼儿冷笑着:“不过,他居然没有告诉我方知寒的身份,不然的话我今天也不会出丑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悦地努着小嘴,冲着左海文撒娇。

    左海文伸手将她揽入怀里,温柔地将她的脸按在自己怀里时,左海文眼底闪过一抹恨恨的冷意。

    -

    于甘甘跟着方知寒坐到主桌后,立刻便感觉自己像是一个怪物,吸引了一堆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看的她浑身不自在,只好垂着眼眸,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。

    方知寒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给她夹菜,修长白皙的手指,骨节分明,在这灯光的照射下宛若一件艺术品。

    于甘甘抬眸,偷偷看了他一眼,有些尴尬,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方知寒倒是依旧如常,只是淡淡说了一句:“你的礼金,我给你写了。”

    礼金?于甘甘是打算送礼物的,不过方知寒都帮她给了,那就算了,她有些别扭地问了一句:“写了多少?”

    是准备把钱还给他。

    “一百万。”

    男人淡淡的回答,让正在喝水的于甘甘,冷不丁地被呛了。

    方知寒拿出自己的手巾递给她,“慢慢喝。”

    于甘甘捂着嘴嗡嗡问道:“你写多少?你有没有搞错,你给我写这么多,我哪里有这么多钱啊?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出。”

    “谁要你出了,”这可是礼金,她又不好退回来,要不让人把她的名字改成方知寒的名字好了。

    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,方知寒回了一句:“退不了,也改不了。”

    于甘甘沉着声音道:“我先告诉你,我没钱,我还不起。”

    方知寒往一靠,手搭在她椅子的扶手上,身体微微向她倾斜:“还不起,把你赔给我。”

    这样强势霸道的姿势,让于甘甘身体微微一僵。

    她忍着脸颊与耳朵的灼烧,压着声音道:“你觉得在人家的婚礼上说这个合适吗?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