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枕着满是夏金玉秀发香气的枕头,孙杨舒舒服服的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或许是枕头上有女人幽香的原因,孙杨这一睡,竟然又做了一个香艳的梦。

    马希悦依旧是这个梦里唯一的女主。

    看着她那妩媚性感的身体,并对自己各种挑逗,孙杨竟然没有忍住梦遗了,但这个梦太美,尽管如此,他还是根本就不想醒过来。

    直到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时候,孙杨这才悠悠从睡梦中转醒。

    不过这时的他,却是把他昨晚半夜梦遗的事情给忘记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他起床去卫生间洗漱的时候,夏金兰跟夏金玉则主动过来给他叠被子,可这时,她们却发现床单上有一块湿湿的印痕。

    还是大姑娘的夏金玉可没有什么经验,她有些好奇的在印痕上摸了一把,感觉到有些黏糊糊的,又用鼻子闻了一下,顿时大声喊道:“孙杨,你竟然半夜喝豆浆,还弄到我床上了,你恶心不恶心?”

    夏金玉的话一出口,夏金兰顿时也发现了这个印痕,脸上悄然间浮现出一抹红霞,赶紧制止妹妹再大声喊叫:“你快别喊了,这不是豆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豆浆是什么,你闻闻。”

    生怕自己姐姐不相信一般,这般说着,夏金玉就要把自己的手伸到夏金兰的鼻子底下让她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惊呼一声,夏金兰赶紧躲开道:“我不闻,你赶紧洗手去。”

    “就让你闻,你必须闻……”

    “呀,我不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,洗完脸回来的孙杨,听到姐妹俩在自己房间内打闹,顿时好奇的探进头来问道:“大早上什么事那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高兴”俩字还没有说出来,顿时就看到夏金玉一手拽着床单,另一只手却是放在夏金兰的鼻子下面。

    而且她提着的床单上,有一大片湿痕,顿时想起了昨天夜里自己好像那啥了,连忙缩回脑袋,道:“赶紧吃饭,一会去救治你们的妈妈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孙杨已经到了客厅里,坐在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不过此刻的他却依旧能听到夏金玉愤愤的声音:“孙杨,你真不够意思,昨天晚上我也很饿,你偷喝豆浆也不跟我说一声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夏金玉的声音还未说完,她身旁的夏金兰便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哈……金玉你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你笑什么嘛,莫名其妙的,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姐妹俩的吵闹声,坐在沙发上的孙杨是一阵无语且尴尬。

    不过回头想想:“这不很正常嘛?我又没有提升到极化境,没有半仙之体,当然有生理上的自然规律,这有什么好尴尬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说我就算是天尊又怎么了,那不还是男人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孙杨释怀了,大喊一声:“还不快下来做饭,还去不去你妈妈那里了?”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,我们这就去做饭……”

    “赶紧的,回来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,没空跟你们啰嗦。”

    看着孙杨有些生气的口气,夏金兰朝着妹妹吐吐舌头,耸着脖子道:“你看你,大清早的非要提豆浆,把他给搞得生气了吧?”

    说完,夏金兰便转身朝厨房走去。

    而站在那里的夏金玉显然还想再说点什么,但看到自己的姐姐已经去了厨房,于是最终也只能跟着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到终于摆平了这姐妹俩,孙杨不禁松了口气,同时略微有些自豪的呢喃一句:“跟本尊斗,你门嫩了点!”

    话刚说完,突然听到厨房里的夏金玉惊呼一声,道:“什么!那真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,我要去洗手,我还闻了呢……”

    孙杨顿时一翻白眼,无奈的仰头躺在了沙发靠背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十点钟。

    孙杨开着路虎车,载着姐妹俩来到了他们的姥爷家中。

    自从她们的妈妈跟他爸夏明阳分开以后,他们的妈妈就回到了娘家,也就是夏金玉姐妹俩的姥姥跟姥爷家中。

    而且,她妈妈的病也是在这里发作的。

    刚来到姥姥家门口,姐妹俩便发现门前停着一辆车,那辆车正是她们爸爸夏明阳的。

    “他来干什么,我去赶他走。”

    夏金玉气呼呼的就要下车赶人,不过却是被孙杨给叫住了:“不管怎么说,他毕竟都是你爸,是给你生命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孙杨脸上那郑重的表情,夏金玉微微点了点头,不再多说什么,不过她的小脸上却依旧挂着恨意。

    而孙杨跟夏家姐妹进到房间内以后,却并没有发现她们的姥姥跟姥爷,可能是不在家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